锂价“跳水”倒逼碳酸锂行业洗牌

多家锂业巨头风光不再来自澳大利亚的锂矿石,长途运至中国江苏的张家港市,再由履带传输,送上全球首条自动化碳酸锂生产线。经过加工提纯、处理打包,一袋袋纯白、粉状的电池级碳酸锂完成生产,等待送至下游客户处——这是记者近日走访天齐锂业张家港基地时见到的场景。据相关负责人介绍,基地拥有世界先进的自动化控制系统
Admin???? 2019-8-14 10:20:36

  多家锂业巨头风光不再


  来自澳大利亚的锂矿石,长途运至中国江苏的张家港市,再由履带传输,送上全球首条自动化碳酸锂生产线。经过加工提纯、处理打包,一袋袋纯白、粉状的电池级碳酸锂完成生产,等待送至下游客户处——这是记者近日走访天齐锂业张家港基地时见到的场景。据相关负责人介绍,基地拥有世界先进的自动化控制系统,目前,生产技术、产品质量等均处全国领先水平。
  然而,优质的条件似乎并未相应带来优质的业绩。天齐锂业近日公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快报显示,报告期内,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58,954万元,同比减少21.28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561.76万元,同比减少84.30%。快报披露当日,利空消息直接影响二级市场表现,股价应声下跌。
  对比以往,这一锂业巨头的近期表现更显惨淡。2016-2018年,公司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5.12亿元、21.45亿元、22.00亿元,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7.50亿元、21.43亿元、18.81亿元。持续三年的较强盈利能力,在过去半年未能延续。

  有类似遭遇者,其实不止一家。就已经公布半年快报的企业看,同为龙头股的江特电机,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35,962.76万元,较上年同期下降18.53%;实现归属母公司净利润7174.34万元,较上年同期下降76.49%。赣锋锂业预计,1-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,287.83-46,023.73万元,同比下降45%-65%。*ST盐湖也给出“亏损”预告,基本每股收益较去年同期预计减少0.4232元。下跌,基本成为锂业上市公司的半年主基调。


  碳酸锂市价遭遇腰斩


  是什么原因导致碳酸锂行业如此受挫?记者梳理发现,个体原因虽有不同,多家企业却提及一个共同因素:锂价。
  “2018年1-6月公司锂化工产品的售价仍处于相对高位,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,随着行业供需格局调整,锂化工产品价格发生较为明显的回调,导致2019年1-6月锂化工产品的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较为明显。”天齐锂业将主因之一归结于“锂化工品售价下降影响”。江特电机也称,“碳酸锂价格同比大幅下滑,毛利率降低”,是导致利润下滑的重要原因。
  进一步梳理价格走势,记者发现,“下跌”实则早有苗头。
  基于碳酸锂原料的重要地位,以及电动汽车发展带来的旺盛需求,锂价曾一度疯狂。公开统计显示,2015年第四季度,99.5%碳酸锂产品的平均含税售价仅约7.54万元/吨,2016年初,均价就增至13.35万元/吨-17.45万元/吨。高位区间延续到2018年第一季度,最高甚至接近20万元/吨。得益于此,不少企业规模迅速扩大。“这波涨势吸引资本争相涌入,很多新项目也是在那时候集中上马。”真锂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墨柯告诉记者。
  高价止步于2018年初。尤其去年6月,新能源汽车补贴调整之后,锂价降幅更为明显。“今年过半,价格仍在6万/吨-7万/吨徘徊,这也是2016年以来的最低区间。主流上市公司的半年业绩尚且如此,其他供应企业更不容乐观。”一位分析人士表示。

  墨柯也称,碳酸锂价格正处底部震荡,并已接近生产盈亏线,主要由于供需失衡。“一般来说,碳酸锂项目需要3年左右建设期。一方面,前期投产的项目恰好陆续进入产能释放期,产量在上升;另一方面,受到电动汽车补贴退坡、发展放缓等影响,终端车企削减电池订单,产业链具有传导效应,进而转嫁给材料商。市场明显供大于求,价格怎么不受限?”


  行业洗牌将至


 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,低迷形势短期或难扭转。“未来2-3年,碳酸锂均将在低价徘徊。”墨柯称。有色咨询钴锂分析师洪璐向记者表示,下半年价格仍有15%左右的下行空间,“新产能投放过多,需求增量又有限,供过于求依然存在。”
  对此,天齐锂业高级副总裁葛伟却有着不同看法。“我们曾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,高价位并不理性,市场迟早回归合理售价。目前,价格已达到很多企业的成本线,借此将淘汰一批不具备竞争力的企业。我认为,未来趋势是稳中有升。”
  “无需追逐不理性的高价,我们同样能把毛利率做到60%以上。”葛伟进一步表示,也正因此,天齐锂业近期虽频遭质疑,却未停止扩张产能、布局资源等行为。“我们不是一时冲动,为了拿矿而拿。锂盐产品离不开好的资源,在解决资源问题之后,才能进一步开发产品附加值。”
  增资、拿矿、扩产——除了天齐锂业,记者发现,贤丰控股、西藏珠峰、赣锋锂业等多家上司企业,也在通过不同形式“逆市”加码。墨柯认为,其意义更多在于长远储备。“作为龙头,‘大玩家’们难免希望同类企业越少越好。因实力更强,他们更具话语权。又因自身产能有限,一旦失去中小玩家,他们目前也没法一下子满足全部需求。趁这时扩大实力,很大程度上是为将来做准备。换句话说,寡头们一旦准备充分,足以承受价格进一步下跌,中小企业就更危险了。”
  上述未具名人士也称,不少中小厂商其实已经在苦撑。“如继续亏本销售,一部分企业将被淘汰。”

  但该人士同时指出,“大玩家”们能否如愿还是未知数。以天齐锂业为例,因频繁海外拿矿,近期也频遭质疑。其财报显示,公司面临短期流动性问题,仅一季度资产负债率就升至73%,比去年同期的41%高出不少。“未来,谁的生产成本更低、现金流折现更快,存货周转效率更高,谁才有生的希望。”



来自:中国能源报




  • 上一篇:影响锂电池低温性能的关键因素分析
  • 下一篇:加勒比地区将建44.2MWh电池储能项目
  • 相关信息
  • ·Tata获70MW光伏漂浮合同;蒙古总统访问Tata
  • ·首家光伏企业!晶科能源承诺100%使用可再生能源
  • ·黔西南州召开2019年度光伏项目建设推进专题会议
  • ·越南或将大型太阳能项目上网电价补贴削减20%
  • ·作为全球首家太阳能企业晶科能源加入RE100和EP100绿色倡议
  •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相关法律 网站地图
    Copyright @2016-2017 摩尔光伏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 ???
    京ICP备16060270号-1???商务合作